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五月的大兴安岭,正是花开的季节,红的杜鹃、白的稠李,青翠欲滴的松桦林遮不住粉色的外溢,满河谷的稠李子树簇拥着绽放成梨花的素白,而在大山向阳的荒坡处,一棵棵、一丛丛野山杏虽身处一隅,也不甘寂寞,把白里透粉的花容献给大地,笑迎春天。
  山杏属于核果类树种,主要生长在干旱荒坡上,树高一米左右,可归类于灌木。只有少量长在水土条件好的大山阴面凹沟里的,才能长成三米高。山杏蔷薇目、蔷薇科、杏属植物,别名杏子、野杏。黄河流域重要乡土树种,主要分布于我国陇东、陇南等地。锡林郭勒盟有大面积野山杏分布,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东南部低海拔地带也有分布。如果从扎兰屯乘火车沿着滨州线西进,很容易看到铁路右侧的山坡上生长的山杏,在柞树、黑桦的衬托下,山杏显得娇小可爱,布满山坡,给人以一种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生长力量。
  山岭滴翠奇松碧,烟雨初晴异草香。前几天,我特意来到绰源林业局苏格河林场境内观赏山杏花儿。这里向阳山坡很陡,荒草遍布,返青的小草长的不高,满眼还是枯黄的一片。然而,山坡上一株株山杏开得娇艳,十分醒目,昭示着春天的到来。走近细细观赏,白里透粉五片花瓣围着浅黄色的花蕊,甜蜜的花香味扑鼻而来,顿时让人神清气爽,身心陶醉。山杏的花期也就半个月左右,然后在一尘春风、或是一场春雨中凋零,结出青绿色的指甲盖大小的毛杏,这种毛茸茸的山青杏很酸很脆很好吃,其酸的程度堪比山楂。记得我上小学的时候就爱吃小山杏,每到周末就招呼同学上山采山杏,山杏也就成为大山里孩子们的水果。
  山杏成熟很快,6月1号一过就已经长出硬核,口味变涩变苦,咬上去涩的人直咧嘴。但是在那物资匮乏的年代水果是不易吃到的,母亲就把青杏放到锅里煮,放上几粒糖精,煮熟的青杏果肉变甜,苦涩全消,装进大玻璃罐头瓶里就是自家生产的美味罐头,丰富我们姐弟几个舌尖上的味蕾。尽管现在水果和水果罐头不再是稀缺物,但是我还是很留恋毛杏和山杏罐头的味道,能回味出青春成长的记忆和家的温暖。
  等到七月,山杏已经成熟,漫山遍野压弯了枝条,杏儿长的果实饱满,果皮黄中透红,红里透粉,非常的艳丽,但果肉更硬更涩已不能食用了。然而,山杏核商店收购,各家各户都上山采摘,一筐筐的满载而归,然后把几天来采摘的山杏堆放到一起沤几天,等果肉松软腐烂些后,用木头滚子碾压,使肉核分开,把杏核收集起来集中晾晒,待杏核完全脱水后就拿到收购点卖掉。
  漫游山脚谁作伴,左右杏树花相陪。看到苏格河的山杏花儿,勾起了少儿记忆,也想起了山杏仁可祛痰、可生发的药用价值。山杏用途广泛,经济价值高,可绿化荒山、保持水土,也可作沙荒防护林的伴生树种。同时可入药,还是滋补佳品。山杏资源一旦破坏就很难恢复原生态的自然面貌,而苏格河林场境内的山杏在绰源林区“停伐”后生长环境更加优越。 
      □包文军
 

上一篇:松软的滩涂 它们的家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