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翠鸟有出色灵活的捕鱼技巧,别具一格的斑斓羽毛;它的“锦衣”,仿佛是头号服装设计师匠心独具的荣耀写照。
  头顶、翅膀、背部、尾翼,从纯粹的海军蓝密铺底稿,再辅以幼蓝过渡,而冰蓝斑点和绿松石的缀饰更是增添光彩。
  谈到腹部的反差基调就更美了。桃黄、浅橘红、橘红、秋橘红、红褐色,仿佛所有令人望之兴奋的颜色在它身上都有体现。
  翠鸟体型虽小,但是无论站在哪里、都是一个绝佳亮点。
  捕鱼时,翠鸟先以低飞的姿势往来于河道,它用这种方式观察哪里的浅水中有鱼,或浮出水面、或巡游蹦跳。只要发现目标,它便会伺机停下,准备入水擒叼。你看,它时而久立于水边高凸的石面,时而抓住苇杆,时而蹲守柳梢。功夫和耐心,甚至比渔夫还好。
  翠鸟彩钢一样乌亮的长喙,与啄木鸟的坚嘴相比,颇有异曲同工之妙。那是它赖以生存的捕鱼利器,像木工的锛凿、农民的锄镐。
  水边,成片的红蓼或白茅草上偶尔有蓝光闪烁,间伴着“吱吱”、“吱吱”的简短鸣叫,那一定是翠鸟。
  当年的幼鸟,叫声不是很响,但很独特,类似燕语,却比燕语短而清脆。成鸟的叫声则近乎技巧的口哨,又类似于发声的金属,是一种独有的标志信号。
  拂晓,大河边长高的野生植物上,一张张粘满晨露的蛛网在优美的晾晒另类珍宝; 水蛇从深水中归来,不知它是否已经吃饱还是仅仅为了洗澡; 黑色錖若无其事地栖在荨麻叶上,如果没有外来干扰,它们会一直停留在那里,摇头晃脑。这时的翠鸟,会在浓雾中离开河套,扑闪着翅膀飞得很高。偶尔,竟像一块玄铁一样把自己定格在那里,看上去非常奇妙。
  大大小小的水鸟之中,我有些偏爱翠鸟。我喜欢若无其事地远观,为翠鸟拍照,在堤坝尽处的制高点选好视角。当我发现一只翠鸟恰好落在我俯瞰到的一块白石上时,我会激动到心脏乱跳,暗暗叫好。我伏在隐蔽处,细看翠鸟注视水面,全神贯注,任时间流去,一分一秒。
  突然,它像箭一样把自己飞射出去,水面瞬间炸开,速度快到来不及思考。待定睛细瞧,那翠鸟早已嘴叼小鱼,掠过我的头顶,一路扶摇。我诧异着:那条鱼,它为什么没有吃掉?我一边想,一边向着翠鸟栖落的地方奔跑。
  快要到了,在我前方,有一片长势旺盛的玉米地,地势较高。玉米地与地面之间变化的地貌,形成一个壁立的土崖。原来,翠鸟早已在土崖上做了宿巢。它的巢,看上去极像一个只能容自己通过的鼠洞,洞口很小。
  我半蹲在地,看翠鸟从洞里出来,一纵身又向河边飞去。我恍然大悟,看来:翠鸟衔鱼回巢,一定是在喂养它的幼鸟。
  望着这可爱的鸟儿,我不禁感叹大自然的神奇。
       □胡云琦  

上一篇:专注鱼类物种保护,为渔业资源合理利用奔走60多年 曹文宣 心系河湖鱼水情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