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牙克石地方一中高一十班  杜启帅
      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也无法确认她的年龄,我只知道她是我家楼下众人皆知的“疯子”。
      春夏,她穿着暴露且肮脏的衣服,沾满尿渍和油污,泛黄又黑得发亮。秋冬,则是一身长棉袄,很合她的身段,隔一段时间就会换一个包搭配,却毫无违和感。她住在破败的门市房里,门口一般会堆满垃圾和她吃剩的食物还有碗筷。我曾偷偷地看过她的“家”,里面满是成团的报纸和破旧泛黄的被子,还有一盏昏暗的灯。
      有一个又高又瘦的男孩,经常给她送来饺子和面条,她称呼那个男孩为“儿子”,可我却从未听到那男孩管她叫过“妈”。原来,那个男孩住在门市房的楼上。
      每当下雨之前,她就会坐在水泥地上,嘴里不清不楚地叨咕着:“雨点儿……怎么……这样啊?哦!”当雨淅淅沥沥地从暗沉的云层落下的时候,她会将手在身上抚来抚去,再将双臂朝着天空举起,睁着大大的眼睛,眨一眨再眯起,当一滴雨落进她的眼睛,她就会用力挤一下眼睛,再任由一滴又一滴雨打在脸上,最后才舍得将双眼闭紧。
      雨渐渐停了,太阳从云层后露出头来,她走出门并快速地蹲下,就着门口水坑里的水,先将手沾湿,再快速地搓动,却又如同失了魂般地站起来,最后甩开胳膊急忙冲进屋里。
      在我家街道附近的建筑上,有着密密麻麻的黑色涂鸦,那都是出自她手。她经常会拿着黑色记号笔在小区附近写一些令人费解的话,她紧紧握着笔,双眼如饿狼看见猎物一般盯着墙面、木板、玻璃门,潦草地写下一句又一句话,还时不时地抱紧臂膀蹲下又站起,之后便大声咒骂起来。当路人皱起眉头打量她的时候,她会大声喝斥到:“瞅什么瞅……没看过啊!”路人便加快步伐走开了。
      有一天晚上,当我从她身边走过,她主动和我搭话,其实这并不是第一次,小时候我会害怕地一边偷瞄一边快速跑进楼道。随着慢慢长大,我知道她不会伤害我,那天我便静静听着她的疯言疯语。她毫无逻辑地和我抱怨他曾经的男人对她是怎样的辜负和暴力,这时我才敢仔细观察她的面孔,眉毛浓厚而有型,鼻梁高挺,颧骨并不突出,嘴唇厚重,唇线也是那么立体,不难想象她曾经也是一个面容精致的美女。
      突然她停了下来,语调放慢,神情变得恍惚又惆怅地说:“我的青春很不好,千万不要自作多情……你可要会爱啊。”
      对于一个成长中的男孩来说,“爱”是多么熟悉又陌生的字眼。愿太阳能温暖她,也愿月亮能陪伴我照亮前方的路。

上一篇:童心,是一种奢侈品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