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柳爱华
      周末午后,慵懒的阳光照着暖暖的家,收拾好了杯盘碗盏,放松身心在桌前独享属于自己的闲暇时光。
      我喜欢画画,画那些风韵婀娜、衣饰繁美的古装仕女,一笔笔细细的勾勒,一层层水彩的晕染,看着画中人高耸的云髻,摇曳的步摇,让她们在我的手中或喜或嗔、或广舒云袖、或花下静思,再写上一两句应景的古诗词,这便是我最大的乐趣了。
      开始画画始于上学时看到的一本半白话小说《封神演义》,当时觉得书中的白描人物画像太美了,我就试着一点一点地照着画,画妖媚的妲己、端庄的姜后,画补天的女娲和骑着青鸾的云霄,后来又收集了好多类似的图片,得了空就画,再后来我就试着用水彩上色。除了在学校上美术课外,我没正式学过画画,但勤能补拙,画得多了还挺像回事,就这样画着玩了几年就放下了。多年以后,因为女儿超级喜欢水冰月,我还为她画过一本美少女战士,之后再就没有动过笔,我为自己的懒散找了一个很好的理由:“抱怨生活的柴米油盐逐渐取代了最爱的风花雪月”。
      直到三年前女儿去外地读大学,原本忙忙碌碌的我一下就闲下来了,一次大扫除的时候收拾出以前画的画,有几幅是十几岁的时候画的,一直贴在自己卧室的墙头,搬家时舍不得扔掉愣是给揭了下来,看着画纸背面粘的横七竖八的透明胶带,仿佛又回到了那不识愁滋味的年少时光。有几张画还配有我自己写的小诗,“西风卷帘秋夜长,晨起对镜懒梳妆。”是有感于李清照的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万载再修一世度,相伴寒暑与晨昏”是衷心希望神瑛侍者和绛珠仙子可以来生再续前缘。“琼楼玉阶如冷水,桂花纷落霞满裳”是嫦娥在广寒宫中的旷世寂寞。“纵有倾城倾国貌,红颜薄命古今同”是爱而不得的无奈现实。这些现在看来虽是幼稚,可当年的那诗那画承载了我多少的梦啊。
      重拾画笔,虽然生疏了许多,但我想我会坚持下去。生活赋予了我们太多的责任,负重前行的路上,不如意事十之八九,而画画于我而言就是装点自己人生的那抹绚丽亮色吧。人生如画,画亦如人生,虽然青春早已离我远去,但我坚信当下就是属于自己最好的年华,保持初心,把握现在,享受生活,必将其乐无穷。  

上一篇:日暖月明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