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想象一下这个画面:一个忙碌的航空调度员面对着密密麻麻的屏幕,屏幕上的飞机已经在空中连续盘旋了良久无法降落,占据领空,消耗资源,随时可能发生事故。生活中尚未解决的不满就像这些飞机一样,在脑海中盘旋多年,成为生活中的压力,让人精疲力竭。想要让“不满”着陆,收获内心的平静,有时需要学会宽恕。
  《学会宽恕》一书的作者弗雷德·罗斯金是美国斯坦福大学心理学博士、宽恕研究项目开创者,他招募了一些无法从人际关系的伤害中恢复的人,测量宽恕训练的有效性。书中分析了不满形成的原因、如何去宽恕以及如何避免再次受到伤害。
  “宽恕”这个词被一些鸡汤文章用得太滥,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居高临下的说教、和稀泥式的劝解,从而在心底引起反感。其实真正的“宽恕”不是纵容邪恶,不意味着与冒犯者妥协,不意味着忘却或否定痛苦的事发生过,而是获得力量,确信那些坏的事情不会毁掉你今后的生活,是为了自己的幸福作出努力。
  生活不可能完全符合期待,谁都受到过伤害,有人童年被父母忽视没有得到足够的爱,有人受到陌生人的侮辱和冒犯,有人遇到朋友的谎言和背叛……当不满和伤痛腐蚀着我们的信心,给生活蒙上阴影,很容易陷入思维定式——故事中都有一个坏人,坏人导致了现在的局面,而自己是受害者。当新的坏事情发生时,被归类到“人们不爱我”“生活不公平”,再一次激起心底的无助和愤怒。
  网络上一度流行着“父母皆祸害”的说法,把生活中的不如意归咎于原生家庭。比如玛丽琳遇到各种困难,都会怪罪童年里对她不够好的母亲。她难以拥有美好的两性关系——是母亲的错;没有上完学,工作收入低——是母亲的错;轻度抑郁——是母亲的错;多年来一直肥胖——是母亲的错。一直到52岁,她还走不出“责怪他人”的情绪,一次次跟旁人抱怨,假如有爱她支持她的母亲,就可能过上更好的生活。母亲有自己的问题,没有人能选择出生家庭,但长期全方位的怪罪,损害了玛丽琳的身体健康和人际关系,让局面变得更糟糕。
  宽恕,只是当伤害发生时的一个备选项,并不是强制的,它是为了解决问题而可能做出的选择。韩剧《机智的监狱生活》里,棒球明星金济赫因为重伤了要强暴自己妹妹的人被判防卫过当入狱,监狱里有个小喽啰,因为跟随的大哥由于金济赫的缘故被关进惩罚房,想要报复金济赫,用牙刷捅伤了金济赫,还扬言不会罢休,找各种机会对他下手。金济赫做了各种防卫工作,最终采取的办法是:宽恕对方,把小喽啰收在身边,自己做他的新“大哥”。他看透小喽啰的生存方式就是依附他人,所做的事情并非出于自我意志,只是他人的打手和工具。金济赫决定放下仇恨和对抗,用宽恕来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否则身边总有个充满恨意的定时炸弹,怎么提防也不够。
  影视剧的这种情况有些理想化,用宽恕实现拯救,小喽啰弃恶向善,双方和解。对于普通人来说,宽恕并不必须要和解,不一定要和伤害你的人重新建立关系,也不意味着放弃了索求正义或补偿的权利。你只需要与痛苦的过去和解,确信自己不是过去的牺牲品,让“不满”的飞机着陆,从而让生活迎接新的可能。(闫晗)

上一篇:自然的流淌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