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孛.蒙赫达赉
      每个民族都有关于自己祖先和民族形成的神话传说,巴尔虎人也不例外。马克思曾说过:“古代各族是在幻想中、神话中经历了自己的史前时期。”神话中的神,就是人们自己被夸张了的化身。论证神话,在一定程度上就是论证原始人自身。神话曾被历史学家们改造,也往往被历史撰写者们所利用,但它作为历史资料的辅助作用是不容抹杀的。
      巴尔虎人有一个关于“巴尔虎代巴特尔和天鹅始祖母”的传说,该传说是巴尔虎人最早的解释人类由来的传说,透露了很多重要的历史信息。这个传说也集中体现了巴尔虎人千百年来崇尚英雄和敬仰祖先的优良传统,描述了巴尔虎人由森林狩猎到草原游牧的转化过程。
      该传说不但源远流长而且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无论是居住在中国的巴尔虎人,还是居住在蒙古国和俄罗斯的巴尔虎人,在至关重要的关于民族起源与生成的问题上还不存在群体性的记忆断裂与缺失。所有的巴尔虎人都毫不例外地认为:他们源于他们共同的祖先——巴尔虎代巴特尔和天鹅始祖母。
      巴尔虎人将自己视为“天鹅之子”,他们认为看到了天鹅就像看到了祖先,认为那是上天恩赐的某种机缘。每当提到白天鹅的时候,人们立刻会想到她那优美的身姿、娇娆的体态,还有洁白的羽毛和善良的性情。世界上几乎所有的民族都将白天鹅当作圣洁的化身,善良的象征。在巴尔虎人当中有一个世代相传的神话传说,从中我们会知晓巴尔虎人对白天鹅的推崇是动物崇拜和自然崇拜的结果。
      在巴尔虎人传说中的远古时期,有一个名叫巴尔虎代巴特尔的猎人,他在森林茂盛、野兽出没的贝加尔湖畔过着狩猎生活。在食物不足的情况下,他也去湖边的小河中捕鱼。
      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巴尔虎代巴特尔又像往常一样沿着贝加尔湖的岸边去打猎,忽见有7位绝色的少女在湖水中嬉戏。天高云淡、天水一色,7位美丽的姑娘在尽情地戏水,巴尔虎代巴特尔简直看呆了。他靠着猎人的本能隐蔽着身子向美女们靠近,发现她们的衣裳都放在湖岸的一块石头上。巴尔虎代巴特尔悄悄拿起最西边的一身衣裳藏起来。少女们洗完澡穿上了各自的衣裳,立刻变成了雪白的天鹅。随着哗啦哗啦的击水声,一只只美丽的天鹅,扇动着翅膀飞上了贝加尔湖上空的蓝天。
      眼看着姐妹们都飞上了蓝天,那位丢了衣裳而变不了天鹅的少女,哭着留在了贝加尔湖边。巴尔虎代巴特尔走出来安慰着她,并把她带回了湖畔边用桦树杆和桦树皮搭建的家中。后来,那位天鹅变成的少女做了他的妻子。巴尔虎代巴特尔每天打猎捕鱼,妻子在家操持家务,日子过得十分美满。转眼几十年过去了,这个家庭一共生育了11个男孩。这11个男孩长大后,都从别处娶来妻子成了家。后来,这11人的后代,繁衍成巴尔虎最初的11个姓氏。
      一天,巴尔虎代巴特尔的妻子愁容满面地对他说:“咱俩已经在一起共同生活了这么多年,生养了这么多可爱的孩子,但你还是不信任我,不把我当年的衣裳还给我,您的心也太狠了。你想想,我能扔下这些孩子上哪去?最起码让我看一看那件衣裳总是可以的吧!”巴尔虎代巴特尔一想:“过去她曾几次提出要穿那身被藏起来的衣裳,由于怕她飞走才一直没有同意。现在她和我已经生活了这么多年,又生下了这么多孩子,还从没有红过脸,把那件衣裳给她看一看又有什么呢?”于是,他就把珍藏了多年的衣裳拿出来交给了妻子。妻子穿上了衣裳立刻变成了一只雪白的天鹅,从巴尔虎代巴特尔和他的子孙面前飞了出去。天鹅在自己家的上空顺时针飞了三圈,发出了悲凉的咕嘎声,最后飞上了贝加尔湖上空的蓝天。
      巴尔虎代巴特尔和孩子们手捧洁白的鲜奶向天空泼洒着,直到再也看不到天鹅的身影。
      这个优美的天鹅处女型的故事,无疑是带有鲜明图腾色彩的,它不仅告诉我们人类与天鹅之间的爱情关系(关于这一点在世界范围内的有关白天鹅的主题都是相同的),它还告诉我们另一个重要的信息,那就是白天鹅是巴尔虎人的保护神和始祖母。他们认为父兄、母子之间的亲属关系,是完全可能在动物身上体现出来的,于是他们根据自己的幻想,与某种他们认为可依赖的动物缔结了亲属关系,以此祈求借助图腾动物特有的本质来帮助人们。
      从巴尔虎代巴特尔和天鹅始祖母开始,巴尔虎人记忆中最早的历史帷幕就这样徐徐拉开了。巴尔虎人是巴尔虎代巴特尔与天鹅变成的妻子的后代,这个优美的神话传说,一直保留在巴尔虎人和他们的近亲布里亚特人的记忆中,并世代相传。从这个传说中反映出来的巴尔虎人只知道其男祖先的名字,而不知道其女祖先的名字来看,可以认定巴尔虎人记忆中最早的始祖产生于父系时代。
      白天鹅图腾神话不是图腾动物所生或所变,而是学术界所认为的父系氏族社会的产物——由图腾动物与某男子婚配,这是适应于父系社会的婚姻特点的。在巴尔虎人和布里亚特人写的关于自己民族形成的传说中,均有此类的记载。如呼伦贝尔的布里亚特史学家宝敦古德·阿毕德在他写的《布里亚特蒙古简史》中,就有此类描述。
      由于这个传说的缘故,巴尔虎人和布里亚特人过去有见天鹅从蒙古包顶飞过就向它泼洒鲜奶的习惯,时至今日也从来没有一个巴尔虎人伤害过野外的天鹅。古代巴尔虎和布里亚特萨满跳神时的唱词中也有“天鹅的后代,白桦树拴马杆的人”这句话,看来都和这个神话有关。与此类似的一句话是布里亚特萨满在举行宗教仪式时,开始便要吟唱“天鹅祖先,桦树神杆”的颂词。
       巴尔虎代巴特尔和天鹅变成的少女成婚的传说,其实反映了远古时期,人们在氏族初创之后有族外婚以及抢亲的遗俗。在巴尔虎代巴特尔之前,巴尔虎的民间传说还有高山变大海——即关于史前洪水的记忆。传说现在的贝加尔湖过去是终年烈炎升腾、浓烟滚滚的火山,因而人们称这里的火山为“白音古嘎拉”(白音古嘎拉——意为长生不灭的火)。后来有一天,这些火山在大地震的爆炸中塌陷下去,地面随之涌出了一望无边的大水,大水形成了大海一样宽广的湖。所以,人们根据此地的原名,将该湖命名为白音嘎拉——贝加尔湖。
       曾遭受过那场山崩地陷、大地变汪洋特大灾难的巴尔虎人和布里亚特人的后代,至今还流传着“家乡变成了大海”这句话。贝加尔湖是巴尔虎人的摇篮,巴尔虎人在贝加尔湖畔度过了他们的童年,因此,贝加尔湖也就成了巴尔虎人世代难忘的故乡。  
       作者简介:孛.蒙赫达赉,蒙古族,呼伦贝尔学院教授,呼伦贝尔民族团结进步研究中心主任。

上一篇:陕甘宁边区发行的光华劵:为找零需要,增发6种辅币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