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孛·蒙赫达赉
      在公元12世纪蒙古族兴起的前夕,当时蒙古高原各部从族属上来看,基本上分为蒙古人和突厥人两种。在新版《蒙古族通史》中,将蒙古部之外的各部落分为“蒙古语系其他诸部”和“突厥语系诸部”,其中“蒙古语系其他诸部”中有扎剌亦儿部、塔塔儿部、蔑儿乞惕部、斡亦剌惕部以及巴儿忽、豁里、秃刺思、秃马惕四个部落,被统称巴儿忽惕部;“突厥语系诸部”则有克烈亦惕部、乃蛮部、汪古部等。
       原蒙古人最初均是以游猎为生的,后来才逐渐经营畜牧业。“可以不无根据地说,许多蒙古语族部落是从渔猎民转化成游牧民族的。他们愈是向茫茫无边的蒙古草原推进,就愈学会畜牧业。”在蒙古语的畜牧业术语中突厥语借词特别多,原蒙古人正是从突厥和铁勒人那里学会了养羊,所以词汇中才会有这种反映。学会畜牧业的过程也就是占有畜群的过程,而原来的畜群所有者和生产者有很大一部分是留在蒙古高原的突厥语族居民。他们同畜群一起落在原蒙古人手里之后,便逐渐融合在原蒙古人的氏族部落之中。
       蒙古人从山林地带进入蒙古高原的过程,不但是一个从狩猎转向畜牧的过程,也是一个同当地突厥和铁勒人融合的过程。换句话讲,蒙古部兴起的过程,就是遍布突厥语族的蒙古高原蒙古化的过程。蒙古语中的大量突厥语借词,草原上突厥语地名的保留等等,都说明有为数不少的突厥和铁勒人渗入了蒙古人之中。其后,在成吉思汗建立蒙古汗国之前,蒙古各部就通过部落战争走上了部落联合的道路。在蒙古汗国建立后,又通过用新的千户制体系来分封人口,即将战败的部落瓜分到各千户,将原有的部落界限进一步打乱,这正是蒙古民族形成的开始。
       1732年,清政府调拨索伦、达斡尔、陈巴尔虎等组建“索伦八旗”时,曾带来10万多只牲畜。据《呼伦贝尔畜牧业》一书称:“这是自清初在呼伦贝尔草原上游牧的乌拉特等4部南迁之后,这一地区发现的第一批大量的畜群。从此,索伦、达斡尔、鄂伦春、巴尔虎蒙古等狩猎民族也彻底地完成了向游牧民族的转变。”
       自1732年和1734年,巴尔虎人分两次大规模地迁入呼伦贝尔后,形成了巴尔虎的主体在呼伦贝尔的历史。从此,巴尔虎便与呼伦贝尔结下了不解之缘。后来,人们将从布特哈地区移来的巴尔虎人称为“陈巴尔虎”,将从喀尔喀地区移来的巴尔虎人称为“新巴尔虎”。
       作者简介:孛.蒙赫达赉,蒙古族,呼伦贝尔学院教授,呼伦贝尔民族团结进步研究中心主任。 

上一篇:正阳门:“京师九门”之冠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