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陈慧敏

 
  我的舅舅孙学文曾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亲历了战火纷飞的峥嵘岁月。
  1951年,16岁的舅舅为响应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号召,报名参军,成为一名志愿军战士。舅舅在当时的公安中央纵队第一师(207师)当过通信员和警卫员,在沈阳军区原守备第二师军史画集编委会出版的《光辉历程》一书中,我看到了舅舅在驻地附近进行社情调查的照片,他那稚气未脱的脸庞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舅舅所在的团,执行防空护路、保障运输的任务。为了确保运输线安全和作战物资顺利送到阵地,志愿军运送物资的车辆采取了“白天不走,晚上走”的出行办法。但汽车在夜间行驶必须开大灯照明,这就会暴露位置让敌机准确找到轰炸目标。这时身为通信员的舅舅充分发挥通信兵“千里眼”和“顺风耳”的作用,敌机在空中寻找目标时,在防空哨值岗的舅舅既能听到又能看到。每晚舅舅和战友都会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天空,井然有序地指挥着过往的车辆。当发现有敌机在运输线上盘旋,舅舅就会朝天空鸣枪,听到枪声的夜行汽车便立即关掉车灯,低速或是停止运行,等敌机飞走后,舅舅再用旗语告知车辆可以安全通行。
  每次敌机飞过,舅舅和战友们都要迅速地把美军扔在道路上的定时炸弹、蝴蝶雷和三角钉排除掉,并及时抢修被炸毁的路面。最危险的是排除重达近一吨、甚至随时都有爆炸危险的定时炸弹,有很多战友就是在排弹中,瞬间失去了年轻的生命。在实践中,舅舅和战友掌握了投下的定时炸弹一般会在半个小时以后爆炸的规律,所以只要看到定时炸弹就立即行动,确保在最短的时间里将其搬离和引爆。蝴蝶雷是一种小型空投地雷,有小风扇般大小,外形酷似展翅的蝴蝶,它落在地上也不是马上爆炸,当有汽车开过时,带动气体吹过炸弹上面安装的扇片,炸弹装置立即启动并引爆,不小心踩上去,就会被炸死炸伤。最后,大家集思广益,想出了用大草绳从公路上横扫路面进行引爆的方法。美军还沿着公路撒落无数的三角钉,落地后的三角钉尖是朝上的,战士们一旦踩上去,脚就会被扎伤,汽车轮胎也会被扎破,舅舅和战友们就把路面上的三角钉一个一个地捡起来。美军扔下的炸弹威力很大,爆炸后把路面炸出一个个大坑,舅舅和战友们做完紧张的排弹工作后,还要迅速对被炸毁的路面进行补坑和填平。
  支援朝鲜给舅舅留下了许多美好而难忘的记忆,与朝鲜人民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情谊,让舅舅在残酷的战争中感受到了一丝丝温情。舅舅和战友们称呼朝鲜老妈妈为“阿妈尼”,朝鲜老妈妈则亲切地称呼志愿军战士为“阿德力”,就是儿子的意思。当自家门前毛桃子树的果子成熟了,老妈妈会把摘下的为数不多的毛桃子硬塞给志愿军战士,在那个硝烟弥漫的战争年代,一个毛桃子都是弥足珍贵的。当时留在村子里的大部分都是老幼妇孺,舅舅和战友们时常帮助当地的农民收庄稼、割稻子,朝鲜老妈妈也会把烀熟的地瓜和玉米送给他们,面对盛情难却的“阿妈尼”,舅舅和战友们只好收下,然后拿出一些军粮作为回馈。为了不让美军找到,轰炸防空哨,舅舅他们采取“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战术,每次调防离开村子的时候,朝鲜人民都会自发地站在村头默默地目送走向下一个防空哨的志愿军战士们。
  舅舅看着那枚金灿灿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回忆起当年并肩作战的战友,不禁泪流满面。他说:“自己能够活着回来是非常幸运的,好多战友都永久地留在了那里,与那些牺牲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的战友相比,我是最微不足道的。”然而,在我心目中,凡是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志愿军战士就是英雄,就是“最可爱的人”!
 

上一篇:寒 冬 里 的 送 暖 人

下一篇:返回列表